首頁|新聞|圖庫|教育|房產|旅游|公告|汽車|財經|健康
你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 > 望謨

望謨一男子背負命案 改名換姓逃亡18年終落網

  “這么多年了,終于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抓捕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,黃某山得知他們警方身份后,甚至沒有做出任何反抗,顯得很平靜。

  2000年1月9日,犯罪嫌疑人黃某山因口角之爭,用隨身攜帶的小刀將對方殺害,隨后改名換姓外出潛逃十八年。后經過警方多年堅持不懈的追逃,于2018年6月26日,被抓捕歸案。2019年2月26日,貴州省黔西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宣判。據判決書顯示,黃某山犯故意傷害罪,被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生。

  打出意外

  按輩分,方庭應該叫黃某山一聲叔,但因為年齡相仿,二人一直保持著不錯的關系,偶爾也會為一些小事爭吵。

  這一天晚上酒過三巡之后,方庭、黃某山和王當在高車橋上胡吹海侃。不知何故,方庭和黃某山兩人之間誰也不讓誰,互不服氣。

  爭執之中,方庭說“你不敢動我”。

  “你厲害,你不敢動我”黃某山說。

  王當覺察不對,上前將二人推開。剛剛推開,倆人就廝打在一塊。

  廝打過程中,黃某山雙手擺動的時候剛好碰到腰帶上的水果刀,他隨即將其拿出向方庭腰間刺去。一旁的王當,好不容易才將二人勸分開,方庭立馬跑開,沒幾步,黃某山又追上去將其翻倒在地。

  “不打了”

  “放開我,我受傷了”方庭苦苦哀求著。

  黃某山放開他之后,方庭跑了不到兩米左右的距離,慢慢地躺在了地上。

  這時,黃某山才意識到他可能拿刀捅傷了方庭。

  黃某山連忙追上去將方庭背在背上,王當隨即找了一輛三輪車過來,將其送往醫院。

  在三輪車上,王當聽到黃某山說:“你為什么不讓我?”“我不知道你有刀,你有刀我就不和你打了......”

  逃之夭夭

  方庭被送去搶救。黃某山在醫院門口蹲守了半個小時左右,他和王當說要到一個叫小平的朋友家里休息。

  約莫半個小時后,王當找到了黃某山。

  “方庭好像不行了,你去看一下。”說完,王當就離開了。

  聽到消息的黃某山如雷轟頂,短短幾個小時他就從一個意氣風發的青年變成了殺人犯。他越想越怕,怕父母的責怪,怕今后漫無天日的牢獄之墻。

  于是,他逃了。

  這一天是2000年元月9日晚上11時許,在望謨縣的高車寨橋上,他將方庭刺傷。第二天的凌晨五時許,方庭因搶救無效死亡。

  他離開了小平家,暫時躲避在冊亨縣位置較為偏僻的朋友家里。隨后在哥哥黃某榮的幫助下,他拿著一張寫有廣西親戚地址的紙條和哥哥給的一千多元現金,登上了前往廣西的船只。

  這一去,就是十八年。

  隱姓埋名

  為避免警方追查,黃某山先是在廣西某處務工,三個月后才慢慢順著地址,找到了廣西的親戚家。

  恰逢親戚家人力有限、農活又多,于是他們收留了黃某山幫忙做工。后因家庭經濟困難,親戚實在不能再留黃某山。

  經過多番打聽,親戚得知一蒙氏夫婦只有兩個女兒,沒有兒子,剛好有收養兒子的打算。

  于是,他們帶著黃某山找到了蒙氏夫婦。“這個貴州來的孤兒,沒人要,想幫他找個地方安家。”

  蒙氏夫婦問黃某山是否愿意當他們的兒子,黃某山說“愿意”。

  至此,世上再無黃某山,他有了新的名字——蒙某林。

  但是,黃某山這個名字從來沒有在望謨縣公安局抹去。

  案發后的第二天,望謨縣警方才接到報案,錯過了最佳的抓捕時間,該路段已被環衛工人重新打掃過了,很多現場痕跡都已經被破壞,為案件的偵破增加了難度。

  警方審訊黃某山大哥時,他始終沒有說出黃某山的去處,謊稱只是將其送往廣西。后其兄黃某榮涉嫌包庇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。

  十八年的堅持

  警方曾多次派出工作組到廣西境內摸排走訪,但受限于當時的偵查技術,始終沒有找到到黃某山的活動軌跡。

  此后,警方一直圍繞著黃某山的社會關系網進行排查,卻一直沒有新的進展。黃某山的改名換姓也增加了警方追逃的難度。但望謨縣警方對黃某山的追捕之路從未停歇。

  在這期間發生的兩件事,為警方的追逃工作提供了契機。

  2017年,望謨縣公安局實施大部制改革,成立了刑事偵查分局,對警力資源進行了優化配置,組建了全新的偵查打擊中心,刑事偵查技術上也有了很大的提高,切實提高了打擊各類刑事犯罪的打擊力度。

  2018年,望謨縣公安局深入推進命案偵防攻堅,不斷加大對歷年命案清理偵辦、歷年命案逃犯抓捕工作,將更多的警力投入其中,技術手段的更新和提高也為追逃工作提供了幫助。

  2018年6月初,警方對黃某山社會關系再次深入梳理甄別,發現其兄黃某榮與一位名為“蒙某林”的廣西人有聯系。

  “兄長”、“廣西人”這兩個關鍵詞,引起了警方的警覺,根據多年偵查經驗,這極有可能是案件偵破的一個重大轉折點。隨后,警方利用各種偵查手段對蒙某林進行數次反復甄別,初步認定蒙某林極有可能就是黃某山,并偵查到蒙某林在廣東省廣州市一軟管廠務工。

  十八年的堅持終于要柳暗花明。

  跨省追捕

  望謨縣公安局立即成立了命案追逃工作專班,奔赴廣州,追捕黃某山。

  為避免打草驚蛇,他們先是對黃某山工作的工廠進行反復的蹲點、跟蹤,熟悉現場環境情況,并對黃某山工作的工廠進行秘密偵查。

  在充分掌握黃某山的生活規律、活動場所之后,他們決定在黃某山下夜班后開展抓捕工作。

  工作組的四名成員分為兩個組,第一組負責對黃某山進行抓捕。另一組守住通往廠區的通道,預防黃某山逃脫。

  2018年6月26日8點40分,黃某山已下夜班回到宿舍休息,抓捕組立即進入黃某山所住的宿舍,對黃某山本人進行抓捕。

  抓捕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,“這么多年了,終于可以回家了”。

  得知他們警方身份后,黃某山甚至沒有做出任何反抗,顯得很平靜。

  這一天距離事發已經過了十八年。這十八年并沒有抹去黃某山對當時的記憶,在警方審訊的過程中,他仍然能夠清晰表述事件的經過。

  塵埃落定

  據審判書顯示,被告人黃某山因犯故意傷害罪,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  這十八年來,黃某山父親長期癱瘓在床。受害人母親因精神刺激過大,于2005年去世。

  在逃亡的十八年里,黃某山長期背負重擔,一直沒有結婚,甚至沒有談過一次戀愛。

 。瞵帲

責編:盧生龍

 網友評論  (共有 0 條評論)  
姓名: (文明上網,從理性發言)
匿名發表
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。

亮點黔西南 版權所有 Ldqx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:0859-3224873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:ldqxnw@163.com

浙江杭州| 日喀则| 伊犁| 南通| 石嘴山| 黔西南| 甘肃兰州| 沛县| 岳阳| 巢湖| 靖江| 唐山| 溧阳| 荣成| 伊犁| 株洲| 泗阳| 辽源| 玉树| 保定| 衡水| 枣庄| 呼伦贝尔| 武威| 丽水| 韶关| 沛县| 泉州| 鄂尔多斯| 聊城| 淮安| 安顺| 兴安盟| 仁寿| 霍邱| 莱州| 诸城| 广元| 石狮| 西双版纳| 固原| 菏泽| 大丰| 固原| 阿坝| 海南海口| 萍乡| 云南昆明| 鄢陵| 焦作| 朝阳| 义乌| 姜堰| 黑龙江哈尔滨| 抚顺| 呼伦贝尔| 日喀则| 常德| 临沧| 保定| 大连| 泰兴| 陕西西安| 黔南| 保亭| 甘南| 济南| 泸州| 吉林长春| 青州| 鄂尔多斯| 山东青岛| 菏泽| 大兴安岭| 迁安市| 宿州| 保定| 张北| 昭通| 汉中| 顺德| 明港| 姜堰| 定州| 盘锦| 阳春| 武威| 广安| 灵宝| 阿克苏| 漳州| 诸城| 滁州| 淮南| 衢州| 金昌| 芜湖| 沛县| 赵县| 巴彦淖尔市| 惠州| 玉环| 吉林长春| 漯河| 汕头| 凉山| 绍兴| 庆阳| 龙岩| 株洲| 天长| 宣城| 单县| 赤峰| 苍南| 孝感| 黄南| 昭通| 定西| 山东青岛| 吕梁| 阿拉尔| 柳州| 安吉| 锡林郭勒| 淮北| 莱芜| 湖南长沙| 文昌| 香港香港| 天水| 铜川| 温州| 淮北| 泰州| 张家界| 钦州| 枣阳| 黄石| 桐城| 海西| 遵义| 中山| 南阳| 泗洪| 长兴| 连云港| 泰州| 蓬莱| 滨州| 江西南昌| 安岳| 自贡| 宜宾| 伊春| 宁国| 玉环| 钦州| 松原| 德清| 雄安新区| 珠海| 黑河| 百色| 仙桃| 燕郊| 宜宾| 淮南| 鸡西| 九江| 东方| 来宾| 三亚| 咸阳| 枣庄| 新泰| 吉林长春| 铁岭| 东台| 滁州| 资阳| 白沙| 东莞| 海安| 阿拉善盟| 抚州| 玉溪| 克孜勒苏| 吉林| 阜阳| 蓬莱| 荆州| 菏泽| 吕梁| 任丘| 遂宁| 宁国| 长葛| 忻州| 图木舒克| 宜昌| 云南昆明| 晋中| 汉川| 辽宁沈阳| 焦作| 瑞安| 三门峡| 澄迈| 五指山| 南通| 海拉尔| 四平| 丹阳| 保定| 荆门| 阿勒泰| 阳泉| 中卫| 云南昆明| 廊坊| 吉林| 博尔塔拉| 揭阳| 信阳| 余姚| 临猗| 宁国| 天长| 郴州| 乐平| 海北| 荆门| 连云港| 长兴| 鄢陵| 大连| 海北| 曲靖| 阿拉尔| 孝感| 张北| 启东| 西双版纳| 宜昌| 湖州| 陕西西安| 盐城| 河北石家庄| 山南| 垦利| 大庆| 新乡| 林芝| 忻州| 渭南| 潮州| 景德镇| 绥化| 喀什| 扬中| 苍南| 山东青岛| 高密| 吐鲁番| 柳州| 张北| 玉林| 琼中| 晋城| 改则| 德宏| 宿迁| 固原| 台湾台湾| 金昌| 滕州| 保定| 甘肃兰州| 绵阳| 齐齐哈尔| 馆陶| 许昌| 北海| 铁岭| 六盘水| 清远| 南充| 玉溪| 诸城| 灌南| 包头| 燕郊| 芜湖| 阿拉尔| 长兴| 肇庆| 株洲| 辽阳| 灌南|